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无聊课上的自慰器
无聊课上的自慰器

无聊课上的自慰器

今天的天气并不好,阴沉沉的没有半点生气。阳光的威力荡然无存,路上的同学们长裤长裙地拚命往身上挂,下午两点的民事诉讼法,闷了一天的同学脸色都不太好看,暗暗的走廊,日光灯无谓的发出一点微光罢了。

  我一点四十五就到教室门口的走廊等了。一点五十五分,小康准时出现,旁边伴着她的好友,也是我们班上女同学中长的比较正点些的——小巧。小巧一身高领深黑色毛衣,搭配同色系的毛呢长裙,配上及膝的咖啡色风衣,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,胸部目测大概C或D罩杯吧,虽不大,但形状看起来很美好圆满的样子。

  当下我立刻决定除了小康之外,我下一个要动手的对象就是小巧了。不过此时的她当然没有任何警觉,只是微笑点头向我打招呼,我微笑致意,顺手拦下的和今天的天气相较起来,穿着的显然让所有学校的男生大吃冰淇淋的小康。
  我把他带到隔壁的空教室角落,虽说是角落,但走廊上的同学走来走去,只要有在往里看,也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的。我把她转个身,面向窗外,背面对着走廊,没多说废话,我极迅速地左手一把拉起她的细肩带上衣,连同白嫩的胸部一起给窗外的校园邻居观赏,右手直接伸进内裤中,抚摸她的肉缝。

  小康呆滞了一秒,大概也是没想到我会突然以这么快的手法,在学校的教室里做出这样的举动,然后她脸色一变,我猜大概是想尖叫兼赏我巴掌吧,我低声道:「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。」

  小康马上露出非常屈辱、不甘心却又不得不的表情,我心中立刻出现凌辱的快感。

  「很乖嘛,都有照我的话作。」

  没有回答,脸上的表情是更加的屈辱不甘,不过现在又加上了十分的怒意。
  我抽回右手,手指尖沾满了她的淫水,小康的表情因为我右手的抽出稍显放松,不过我的左手仍然在浑圆的胸部上搓弄着。

  「你自己看看,只是插在里面就流了那么多水。」我把手指举到她的脸前。
  没有说话,小康的银牙紧咬,刚刚略微放松的脸庞现在又紧绷起来。

  「还不说话是吗?无所谓。」我粗暴的用左手把小康的胸罩一把抓下来,顺手往窗外一丢:「待会教室见。」

  一回头,空教室的走廊外面围着一排同学看热闹,这群同学虽然没办法正面看到小康的白晰胸脯,但由于裙子已经被我完全掀上去的缘故,小康白晰无瑕的双腿一路延伸到腰部都裸露在外,虽然有小薄白内裤存在,但细小的白布条哪里遮得住什么,灼热的目光可以一路穿透到黑密的阴毛一片,目光尖锐一点的,也许可以看到还露在外面一点点的震动器的存在。

  我单手打开大门,推开门口的人群大声道:「走开啦!没看过女人喔?」拐个弯,走进教室上课。

  两点二十分,小康迟到了十分钟进教室,坐在最后一排的我看到她虽然把衣衫拉齐了,但是由于折痕还在,整体很明显可以看出是被人拉扯过的,小康坐进小巧帮她准备的空位,和小巧坐在一起,小巧转头问了她几句话,不过小康脸胀红着,摇摇头并没有说话,打开三人合着的课本,准备上课。

  民诉的课照例大家累的累,睡的睡,加上天气阴阴的又冷,第一堂大家已经倒了四分之一的人数。紧接着第二堂续上,上到一半,明显大家已经低头钓鱼的钓鱼,趴在桌上睡的睡,全班已经倒掉快二分之一。

  教室寂静的可怕,只有一点点沙沙的动笔声和老教授低沉微弱的讲课声,坐在前排的用功学生小巧和小康照例震笔疾书,怪的小康好象完全不受插在阴道里的按摩棒的影响,还可以和老师对答问题。

  这可奇了,我心道。不过这应该是因为它在里面完全没有动吧?我猜想。
  我想时机也差不多了,就从口袋拿出遥控器。

  当初我是和小康说,要把震动器穿在身上,不过我并没有向她说,这副震动器是有遥控器的,可以随时操纵强弱变化,震动的大小角度。

  此正其时,我先把震动调到弱的部份。

  小康马上有了反应,全身一震,脸庞马上通红起来,可以很明显看出她是在忍耐着不要出声也不要移动。然而抄笔记的手已经停了下来,就那样摆在桌上。
  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,不到一分钟光景,我把震动调到中的强度。

  小康的反应更加激烈了,由于她坐在前排,后面的同学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她开始慢慢地左右摇晃她的臀部,如果放尖耳朵听,也许可以听到些微的震动器的声音。苹果红的脸上开始冒汗,银牙微咬,脸庞上明显是在忍耐的表情。
  小淇也发觉了不对劲,凑过去问小康几句话,小康摇摇头表示没事,回过头望了我一眼,我猜她是想狠狠的瞪我一眼的,但光是忍住下面震动器的震动而不发作就已经相当辛苦了,所以剩下的只是幽幽的眼光,这更加令我兴奋了。

  动作进行到这里,本来睡成一片的班上,在靠近小康的那一区不分男女,几乎都醒了过来,盯着小康的不寻常动作以及通红冒汗的脸庞,一脸困惑,注意听讲的人少了,相对的注意小康的人就多了起来,坐角落的两个男生居然还讨论了起来,这正是我所想要的情况。

  老师也注意到了,凑过去低声问:「小康,怎么了?」小康勉强笑了笑,回答说:「没事。」

  我想着,该是最后谢幕的时间到了。

  这时候班上比较没靠近小康的那一半还是在倒的倒、睡的睡,我一瞬间跳过「强」,把震动器的强度调到「极强」。

  小康当场马上轻呼出声,这是原本就静得可以的教室,此时很明显可以听到震动器在震动时的「嗡嗡」声,小康脸上开始滴汗,不停地发出低声的喘息声,双臀不停地在座位上扭动着。

  全班都清醒过来,大家都盯着小康看,老师也不得不中断上课,凑过去问小康状况,旁边的男同学已经开始找寻震动声音的来源,一两个男生偷偷用手暗指小康,可以很明显看出小康极力忍耐却不得不出声的表情,还有断续的喘息声,全班都在听着、看着。

  我静静地坐着看戏,同学开始围在小康身边,小康也越来越忍不住由下体传来的快感,喘息声是越来越大。

  我站了起来,高声说道:「老师,刚才小康和我说她身体不舒服,她昨天就有请我陪她去看医生,我想可能是症状又发作了,我现在带她去挂急诊好吗?」
  教授低头询问小康,小康回过头看着我,我给了她一个严厉的眼色,小康怯怯地回过头去,向教授点点头。

  我把震动器关起来,小康顿时放松了下来,当然这表情也在同学门面前一览无遗。我排开人群,掺起已经忍到软弱无力的小康走出教室,此时小康修长的双腿已经流满了淫水,一路蔓延到膝盖,这个景像,当然也被同学们看在眼底。

  我走出门口的时候,已经听到一些男同学开始讨论这个平常豪爽海派,但一向穿着中间取向的女生,怎么会今天一副荡妇模样?而且还是在上课中!!

【完】